國內新聞

“十三五”期間上海將完成舊住房修繕改造5000萬平方米,聚焦解決“一上一下”問題

摘要:上海正在市區聯動、因地制宜、多策并舉、分類施策,多渠道多途徑地改善市民群眾居住條件。 上海舊區改造、舊住房修繕改造,事關民生,也關系到城市品質提升。“十

摘要:上海正在市區聯動、因地制宜、多策并舉、分類施策,多渠道多途徑地改善市民群眾居住條件。 上海舊區改造、舊住房修繕改造,事關民生,也關系到城市品質提升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上海規劃完成各類舊住房修繕改造5000萬平方米,中心城區二級舊里為主的舊區改造240萬平方米。截至目前,需要改造的存量規模仍然較大。“留改拆”正進入全面推開的關鍵階段,下一步怎么走?上海市住建委主任黃永平在接受解放日報·上觀新聞記者專訪時表示:近年來,舊區改造和舊住房修繕改造已取得顯著成效,接下來要繼續提煉、總結其中的成功經驗,細化配套扶持政策,加大財政補貼力度。未來主要圍繞 “一上一下”問題,可改愿改,則盡改快改,盡可能最大限度地增加居民獲得感。聚焦“一上一下”問題由于城市發展特征發生了變化,進入“十三五”后,上海舊區改造和舊住房修繕改造從“拆改留并舉、以拆為主”轉變成“留改拆并舉、以保留保護為主”,從而深化城市有機更新,進一步改善市民群眾居住條件。市委市政府也要求,要“留改拆”并舉綜合推進各類舊住房修繕改造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市住建委和相關部門將按照“可改愿改,則盡改快改”的原則,進行舊區改造和舊住房修繕改造。其中,可改和愿改是兩個關鍵前提,要通過辦法、理念、技術創新,盡可能讓更多的舊住房,從不可改的變成可改;讓住戶凝聚共識,把“愿改”的住戶范圍,從大部分人變成盡可能多的居民。然后再盡改、快改、改好。“未來,我們要聚焦解決馬桶問題、加裝電梯,也就是‘一上一下’問題,對舊住房進行修繕改造。”黃永平說,一個歷史遺留問題,一個新需求,都是當前解決好居民群眾居住困難的重點。”衛生設施和電梯,在上海老小區中存在一定缺口。根據數據統計,全市共有33萬戶衛生設施短缺,其中沒有衛生設施的17.8萬戶;大量多層住戶有加裝電梯需求,至今僅完成204幢電梯計劃立項。提煉推廣四類改造模式“留”不意味著“不改”“不動”。上海在推進舊區改造的同時,已經結合舊住房實際和居民群眾所需,創新探索出舊住房修繕改造的方式路徑。在閔行江川街道,在老工業基地時期建造的大批不成套職工住宅中,探索出抽戶異地安置、原舊住房成套改造后回搬、加擴建等方式。虹口區春陽里嘗試內部整體改造,實現房屋成套獨用、功能完善,又保留了建筑風貌和原住民……虹口區春陽里嘗試內部整體改造,圖為改造后一戶居民的“新家” 蔣迪文攝近年來,聚焦衛生設施短缺的老舊住房,徐匯、靜安、黃浦、楊浦、虹口、閔行等區進行試點,形成四類比較成熟的改造模式。成套改造,是針對解放后建造的大量廚衛合用的職工住宅,通過加層、擴建、內部分隔等調整平面和空間布局,增添和改善廚衛設施的方式,完善房屋成套獨用功能,積極實施成套改造。對于房屋本體條件差、無修繕價值、規劃條件不具備、難以通過加層擴建方式實施成套改造的老舊住房,要按照相關辦法,進行拆除重建改造。靜安區彭三小區,探索老舊住宅拆除重建方式改善居民居住條件。圖為改造前、改造后對比。 唐燁 攝在另兩種模式中,“留”和“改”彼此嵌合在一起。里弄房屋修繕改造,主要是完善衛生和廚房設施,通過改造達到成套獨用或每戶單獨使用,同時兼顧歷史風貌傳承和居住環境提升。除了常規的里弄房屋外,還要探索保留建筑內部整體改造。聚焦風貌街坊,試點保留保護建筑內部整體改造、抽戶(幢)改造,通過對房屋內部結構、布局調整,一邊保護里弄建筑歷史風貌、保持城市脈理、保留原生態原住民,一邊實現里弄房屋成套獨用、功能完善。這種模式在虹口春陽里、黃浦承興里和徐匯永嘉路492弄都進行了成功試點。黃浦區小東門街道在沒有條件對每戶增設獨用衛生設施的情況下,還探索了建立了“鄰家屋里廂”家庭生活服務站,統一設置衛浴,緩解如廁難等居住問題。“要做好盡改快改,必須把經驗模式總結、歸納、提煉好,在更大范圍內推廣。” 黃永平說。經過十余年探索,上海形成了一整套適合地方特點、符合基層需求的經驗模式。但是好的經驗只在一個項目、一個街道生根發芽、開花結果還不夠,必須在更大層面上共享,才能產生最大效用。政策支持,也是加快舊住房修繕改造的重要方面。近年來,一些創新政策已經扮演起加速引擎的角色。在加裝電梯領域,上海出臺的《關于本市既有多層住宅增設電梯建設管理相關建設審批的通知》,將46個審批事項大幅縮減到了15個。“長期以來,工程建設領域的政策體系和業務流程,主要針對新建項目。這些對既有建筑的修繕改造,不能簡單套用。未來,我們還要加大制度供給創新,形成適用、適配既有舊住房修繕改造工程的需求的政策法規、技術標準,讓審批、監管、驗收都更加便捷。”面對新的難點堵點,要保持創新。黃永平坦言,舊住房修繕改造工程的操作性很強、利益相關主體多。不同的區、街道和小區,所遇到的問題“似曾相識,卻又不盡相同”。比如小區加擴建,空間大的,可以直接改造,空間緊張的,就要結合“抽戶”,才能騰出改造空間。創新不可能是坐在辦公室里,“一拍腦袋想出來”。基層工作人員要駐扎在一線,結合小區特點發散思維、大開腦洞,在解決具體問題困難當中探索新路徑。去年,正在改造中的春陽里,螺螄殼里做道場。 蔣迪文 攝加強社區治理創新記者從市房管局獲悉,上海將考慮適當調整放寬啟動門檻,在沒有居民明確反對的情況下,把加裝電梯幢的居民意愿征詢通過比例由90%放寬到三分之二。“無論門檻是高是低,關鍵的前提是大多數居民形成共識。” 黃永平說,過去的實踐經驗表明,凡是成功的舊住房修繕改造,背后往往做了充分的群眾工作,而且得到足夠多的居民支持。“通過群眾工作,讓大多數居民要認同、理解、參與,把‘同心圓’畫得更大。這是舊住房修繕改造順利推進的核心。”去年8月,虹口區曲陽路一處老小區的新加裝電梯正式運行 李茂君 攝近年來,上海在舊改中探索、搭建了許多走向居民心中的“橋梁”。比如“三會制度”:工程實施前征詢會、工程實施中協調會、工程實施后評議會。還有“十公開制度”,包括居民意見征詢結果公開,修繕科目和內容公開,現場接待和投訴電話及地址公開等。此外,還有市民監督員制度,群眾對改造工程后評估考核制度……無論是在徐匯的永嘉路492弄,還是在靜安的彭三小區,舊改過程中總能看到來自街道、居委會工作人員,熱心居民活躍的身影。虹口、長寧還創新地引入第三方社會組織,通過專業人員來意愿征詢、業主協商、矛盾化解。加裝電梯領域,出現了“加家樂”電梯事務所、“慧加美”住房咨詢服務中心等一批社會企業組織。“基層工作人員、第三方組織,是群眾工作的中堅力量。他們與居民生活在一起,就像老中醫一樣,能精準把脈居民的訴求。他們說得上話,也會說話。”黃永平說,要擴大“愿改”的范圍,必須進一步加強基層社會治理創新。要打開每家每戶的心結,沒有萬能鑰匙,必須去尋找和配置最管用的那一把。必須充分凝聚政府、居民、社會組織等各方面力量,搭建協商平臺,讓居民群眾的共同利益訴求越來越一致,方案認同度越來越高,把舊區改造和舊住房修繕改造持續推進下去。
  • 作者:
網站首頁
广东时时一注多少钱